纪录片挖太深,发现受访者就是凶手...上映前导演交出关键证据

分享到:

追凶纪录片很常见,但在大结局前天,导演亲手将兇手送进监狱,这就很难得了。

《纽约灾星》(The Jinx: The Life and Deaths of Robert Durst)这部纪录片描述了纽约一名地产富豪家族的长子罗伯特•德斯特(Robert Alan Durst)涉嫌三起谋杀案,整部纪录片以访谈罗伯特•德斯特本人、事件相关受害者的家属、警探律师等人的方式进行,最后导演惊觉,30年悬案的真相,竟在六集的拍摄过程中,慢慢浮现出来。

罗伯特•德斯特在80年代,自从整个集团交给亲弟弟经营之后,便不再进入办公室,享受一年拿2百万美金的悠哉人生,也从此开始步上脱轨的人生。

就像侦探片的男主角,罗伯特•德斯特所到之处,总有人失踪或死亡:

第一起谋杀案(失踪案)

罗伯特•德斯特的第一任太太卡茜•德斯特,自从1982/1/31返回与丈夫合住的纽约公寓后,就没人再见过她。罗伯特•德斯特第五天向警方报警,声称两人当晚争执后,以为太太为了冷静暂时离家,因此忍到第五天才报警。警方塬认定为普通夫妻争吵,但直到卡茜•德斯特(Kathie Durst)再也没出现过,彷彿人间蒸发,警方才展开深入调查。结果调查发现,罗伯特•德斯特对「当天回忆」证词反覆不一,与律师的说法有所出入,便开始怀疑罗伯特•德斯特严重涉嫌。但苦于没有证据,再加上太太工作的医学院宣称隔天还有接到卡茜•德斯特的请假电话,因此无法将罗伯特•德斯特定罪。

第二起谋杀案

直到2000年重启调查后,卡茜的友人向警方表示,罗伯特•德斯特有一位女性密友-苏珊•博曼 (Susan Berman),警方认为她可能是此案件的突破口,说出罗伯特•德斯特的秘密。但就在警方与苏珊•博曼约访的前一周,苏珊•博曼陈尸于家中,后脑勺中枪爆头。

兇杀隔天,一封匿名信件寄到洛杉矶警局,上面写上苏珊•博曼的住家地址以及「里面有尸体」的字样,彷彿希望苏珊•博曼的尸体快点被发现,而不至于腐烂无人闻问,这似乎印证了凶手与死者的亲密关係。再加上葬礼当天罗伯特•德斯特并没有出席,让他的嫌疑更加重大,但与第一起某杀案一样,警方依然没有证据使罗伯特•德斯特定罪。

第叁起谋杀案

纽约检查官一直拿罗伯特•德斯特没办法,罗伯特•德斯特也随着案件胶着而渐渐失去了活动踪迹,直到2001年1月,罗伯特•德斯特再次出现于媒体前,以谋杀邻居(Morris Black)并分尸丢弃被逮捕,据传这次罪证比前两次更加确凿,也许能够一举侦破所有案件。

但没想到,即使警方已在罗伯特•德斯特车上发现手枪锯子等兇器,却在强大的律师团辩护下,将情况急转为:罗伯特•德斯为正当防卫精神异常邻居的攻击,而意外开枪杀了邻居,顺利让陪审团做出无罪判决。

真相浮现

纪录片中交错着罗伯特•德斯特对镜头自我辩解,与辩护律师的镇密的攻防策略,让警方似乎都要放弃了。拍摄至此,导演和摄製组的剪辑手法,除了冷血的命案经过,还诉说着温情的部分,像是罗伯特•德斯特的童年目睹母亲自杀、与妻子的感情、还有与信任甚至崇拜他的密友苏珊•博曼的亲密岁月等等,观众已经不能确定罗伯特•德斯特是否就是真兇,甚至开始动摇并怜悯他。

直到一天苏珊•博曼的亲戚在整理遗物时,找到了一封罗伯特•德斯特曾经写给苏珊•博曼的信,上面的字迹和苏珊死后的那封「尸体信」一模一样,连比佛利山的误拼都一样—「Beverly」被写成了「Beverley」。

当这个关键证物被发现时,纪录片的製作已到了尾声,导演安德鲁•杰瑞克奇(Andrew Jarecki)甚至入镜直言,自己长久信任的德斯特很可能是杀人凶手,并表达了对身边人员安危的担忧,但导演还是决定做出最后一击。

(导演安德鲁•杰瑞克奇Andrew Jarecki)

设下陷阱

在最后一集之前,导演和製作团队进行缜密的沙盘推演,目的为引导罗伯特•德斯特走入陷阱。当天访谈顺利进行,正当导演拿出关键证物信封时,罗伯特•德斯特毫无动摇,依然坚决否认。最后导演无计可施,只好结束访谈,罗伯特•德斯特这时提出想上洗手间,但却在关门时忘了拿掉无线话筒(一说是导演故意没有关掉),然后便开始小声自言自语,用冷静并毛骨悚然的语调说出:「我做了什么?当然是把他们都杀了!」

纪录片争议

影集到此完结了,但最大的争议在于,制作团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交出「认罪录音」,而是在两年后纪录片即将上映前,才将证据交给警方并引起众人关注。导演的说词是,自己在採访结束两年多以后,才发现了这段录音,因此这段录音是否为导演因熟知罗伯特•德斯特自言自语的习惯,而设计的陷阱,不得而知。

2015年3月,罗伯特•德斯特被FBI逮捕,针对邻居分尸案进行认罪协商,但对于杀害前妻和密友两案一样矢口否认。最终,罗伯特•德斯特即将面对85年刑期,今年74 岁的他,可能将会在狱中终结他的一生。

其实《纽约灾星》并不是第一部以导演主观视角,影响司法进程的影片。虽然这样过于主观且有操纵观众之嫌,不过至少在在罗伯特•德斯特一案中,纪录片正面地纠正了司法可能会造成的不公,像是早已交给警方的信件,在法庭上极有可能不堪一击,但罗伯特•德斯特的自言自语就不一样了,这成了将他送进监狱的关键证据。

欢迎转载趣闻猎奇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趣闻猎奇 (quwenlieqi.com)

趣闻猎奇微信公众号:quwenlieqi
关注趣闻猎奇公众号,订阅更多奇闻趣事
分享到
表个态吧 点个赞 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