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记得奥地利发生禁室乱伦的那个房子吗?现在.....

分享到:

还记得2008年轰动一时的奥地利禁室乱伦案吗?兽父约瑟夫把女儿伊丽莎白‧弗里茨,禁锢在房子地下室长达24年,事情曝光后,备受全球关注。这座房子从此成为当地人的禁忌之所,没有拆卸,也一直闲置。近日它被卖给一间脱衣舞娘夜店的业主,作为员工宿舍之用。虽然伊丽莎白如今已隐姓埋名,重获新生,但她曾经历苦难的房子,最终成了脱衣舞娘的宿舍,无疑是在她的伤口上洒盐。

自1984年起,约瑟夫便把女儿伊丽莎白禁锢在地下室。伊丽莎白经常被父亲强奸,先后为他诞下7名孩子。至2008年,他们其中一个女儿患上肾病,约瑟夫同意让她到医院求医,始揭发事件。约瑟夫最终被判终身监禁。

根据媒体报导,奥地利当局此前曾将该房屋充公变卖,惟一直无人问津。去年9月,当局打算将该屋改作难民屋,安置难民,但遭居民反对。而兽父约瑟夫用来关着伊丽莎白的大宅地窖,已于2013年被填平。

仲介人安茨德波克近日指出,该个位于阿姆施泰滕(Amstetten)的物业,已以16万欧元(约新台币554万元)出售,卖予当地的脱衣舞娘夜店业主豪斯卡(Herbert Houska)。

豪斯卡于阿姆施泰滕经营一间夜店,提供脱衣舞表演。他称,已与太太英格丽德和另一名生意伙伴,一同买下房子,打算改建为住宅,成为员工宿舍。他表示,旗下有不少的员工来自其他地区,因此需要购置一间房屋,让他们居住。他说:“房子总不能永远空着吧!我们要为它灌注生命,2年内它就会再次成为平常的房屋。”

事件回顾:

从她11岁起弗莱茨勒就开始骚扰她、猥亵她并把色情杂志放在她的枕头下。由于不堪忍受父亲的骚扰,1983年10月她和一个朋友跑到维也纳,后来她被警方发现并被送回到父亲身边,度过了她最后几个月的自由生活。

1984年8月29日,弗莱茨勒让她跟着他去地窖,帮他安装一个门,随后他袭击了她,用医用聚醚将她放倒并关在地窖里。第二天他拿来一根锁链把她铐在铁杆上并强奸了她。

在最初的5至9个月(由于没有表,伊丽莎白不知道确切时间)里,伊丽莎白被锁链铐在四角,腰上也缠着铁链。弗莱茨勒经常强奸她,平均每三天一次。后来因为锁链妨碍了弗莱茨勒的性侵犯行为,他这才把链条去掉了。伊丽莎白说:“他不停地殴打并踢我全身”。

1989年后,弗莱茨勒拿来成盒的色情录像放给伊丽莎白看,并命令她模仿录像中的演员。她还谈到,弗莱茨勒在一些长时间的暴力性行为中还使用了性用具,造成她严重的内伤,但是伊丽莎白却没能接受治疗。

伊丽莎白说,起初她反抗过,但是后来意识到反抗只能遭受更多的身体伤害,因此她停止了反抗。当孩子们出生后,弗莱茨勒关掉灯强奸她,而孩子们就在几英尺远的地方!可怜的孩子们不得不坐下来听着父亲发泄兽欲时可怕的“呻吟声”,每当这时伊丽莎白就拼命克制自己不出声,因为她担心他会殴打她或者孩子们。

伊丽莎白称地窖里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,老鼠横行,污水聚集,通风系统十分简陋,这使她和孩子们呼吸困难,无法长时间活动。地窖夏天时非常潮湿,她们不得不在墙角放毛巾来阻止过多的水。“简直就像生活在桑拿房中……我们讨厌夏天,每当夏天结束时我们总是很高兴,”伊丽莎白说。

黑暗地窖的电源经常被弗莱茨勒切断,有时甚至连续10天没电,她们不得不吃冰冷的食物、用冷水洗澡。吃的食物也经常不新鲜而且很少,伊丽莎白不得不计划着吃,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弗莱茨勒会来。由于地窖恶劣的生活条件,伊丽莎白和孩子们经常生病,但是无法得到治疗,弗莱茨勒只给她们一些咳嗽药或者止疼药。

伊丽莎白表示,比起身体上的伤害,她和孩子们处境的“不确定性”更让她痛苦。她在地下度过的8642天里,恐惧害怕时刻伴随着她。检察长克里斯蒂安娜·布尔克海泽16日说,在伊丽莎白被囚禁的头几年,弗莱茨勒根本就不跟她说话。但是伊丽莎白在证词中否认了这一说法,她说弗莱茨勒经常威胁她,比如“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,你的待遇将更糟,无论如何你都逃不出这个地窖”。弗莱茨勒还告诉她们,他已经对出去的路进行了“装配”,如果她们试图逃跑,煤气就会溢出要了她们的命。弗莱茨勒还多次说,他宁可杀掉地窖里所有的人也不愿有人成功逃走,从而使真相暴露。他还嘲笑伊丽莎白:“没有我你就没有机会在这里生存下去。如果你想让我这么做,我将永远关闭大门,让我们来看看你没有我如何生活。”

7个孩子降生

伊丽莎白回忆说,1986年夏天她20岁时第一次怀孕,但是在怀孕10周时她在黑暗中流产了。大约4个月后,她再次怀孕了,但是不堪父亲的虐待,她想自杀。

1987年10月,她又一次怀孕。在孩子出生前的两个月,弗莱茨勒终于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给她买来一本关于怀孕的书。1988年8月,女儿谢斯廷出生在潮湿黑暗的地窖里,弗莱茨勒却在孩子出生的10天里没有来看过母女俩。

随后,1990年2月儿子斯特凡出生,1992年8月女儿莉萨出生,1994年2月女儿莫妮卡出生,1996年4月双胞胎儿子亚历山大和迈克尔出生,2002年12月最小的儿子费利克斯降临到人世。怀孕期间伊丽莎白遭受了更多的折磨,由于得不到任何医疗帮助,她害怕怀孕。

莉萨出生后,由于地窖的空间越来越不够用,弗莱茨勒决定带走一些孩子。他之前已经告诉妻子,伊丽莎白离家出走后加入一个宗教组织。于是他强迫她假装写信给父母,说宗教组织不允许她留下孩子。接着,他说在自家家门外发现了被遗弃的孩子,并分别于1993年、1994年和1997年把莉萨、莫妮卡和亚历山大带到地上的家中。

据伊丽莎白讲,莫妮卡出生后不久,弗莱茨勒扩建了地窖,增加了两个房间,地窖面积从18平米增加至40平米。他还安装了一个淋浴装置和通风系统,新添了烤箱和电冰箱。

2008年4月,当时19岁的谢斯廷患重病,伊丽莎白恳求弗莱茨勒带女儿去医院治疗,虽然弗莱茨勒害怕秘密外泄,但看到谢斯廷濒临死亡,于是同意送她去医院。

她和儿子斯特凡把谢斯廷拖到弗莱茨勒的车上让他带着她去医院,这是24年来伊丽莎白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,也是她儿子斯特凡第一次到地面上来。

欢迎转载趣闻猎奇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趣闻猎奇 (quwenlieqi.com)

趣闻猎奇微信公众号:quwenlieqi
关注趣闻猎奇公众号,订阅更多奇闻趣事
分享到
表个态吧 点个赞 (7)